疫症的感悟

黃少玲

        又踏入2021新的一年。回望過去一年,世紀疫症肆虐全球,很多活動都無法進行,自己都不知為學生做了些甚麼,心中總有點遺憾。從事青年教育工作的我,雖位處於校長的職級,但我不是萬能勇士,每天仍有很多東西要學的;應該說,現在有很多工作,不是過去的經驗可以教我如何處理,甚至很多時候要摸著石頭過河。單是當年沙士期間停課都只是兩個多月,現在一停便是一年,復課後又再停課,停課後又再復課,這絕對不是我當年當老師或副校長所經歷過的。時代的巨輪不停地轉,教育工作更要與時並進。當世界因為一個疫情而改變時,人該如何自處已經是很大的學問,教育工作該如何走下去也是值得深思。

        九月停課後,終於在十月可以復課,對我校而言,早上實體課,下午網課,星期六繼續鞏固課,這些日子真不是好受。因為疫情,學生們沒有了課後活動,假期也只好留在家,校園生活變得枯燥乏味。一年前的同一時間,我已懷著歡欣的心情,準備我到意大利的朝聖之旅,同學很開心地籌備聖誕聯歡會及慶祝禮儀。沒有人想過一年後的今日,不只香港停頓了,世界也因疫情而停濟了。從前修讀歷史時談到西班牙流感肆虐,總覺得今日科技發達、醫藥先進的世界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,縱使2003年的沙士,疫情都只是維持了幾個月罷了!新冠狀病毒絕對沒有人類的智慧和感情,卻把世界玩弄於股掌之中,真不能不慨嘆人在大自然中其實是十分渺少,我們如何覺得自己聰明都敵不過大自然的定律和災難。面對這個世紀疫症,大家互相臭罵疫症從何而來已沒有何益處。日復日,月復月,世界各國的科學家終於研發出疫苗,然而,究竟疫苗的出現是否代表甚麼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呢?我不是科學家,也不是政府官員,還是留給他們作答了。

        作為教育工作者,面對天天網課的日子,我反而問自己,學校是否真的可以被互聯網取代呢?學校教育的最大功能不只是知識的傳授,更有德育、體育、美育和群育,這幾個範疇都不能一個人在網上世界便會學懂的。品格的培育是要有所經歷,群育和美育更需要團體成員互相學習和欣賞,體育更不在講,我們決不能自己打羽毛球、排球吧!雖然打機都可以有團隊模式,也可以加入其他人的參與,但比起在球場上互相切磋,互相攬頭攬頸,互相鼓勵,喜歡打球的總希望真人SHOW !聖誕節時一眾同學開派對,交換禮物,互相祝賀,此情此境已經是一年前的事;畢業禮上各人從嘉賓手中接過證書,同學互相祝願,甚至可以穿著畢業袍在校園遊走拍照,這已經成為艱難的事,很多學校最終要取消畢業禮。人生中沒有了畢業禮,沒有了象徵自己完成人生一個旅程的見證是何等遺憾!現在再想想,學校怎可以被取締的呢?它不只是你學習知識的地方,更是見證你成長的地方。既然如此,疫情來了,大家不能回校,是否覺得很可惜的呢?當有一日世界再次如常運作,你又可以再回校時,你會否更珍惜這個地方,更愛惜這裏的人和事呢?這個答案我不回答了,留給同學們思考吧!

        世紀疫症肆虐,奪去了很多人的生命,打亂了我們的生活,更令很多人的家庭經濟陷入困境。終日自怨自艾絕不能解決問題,除了希望疫苗快點發揮效用,阻止疫情繼續惡化外,逆境下互相扶持,彼此鼓勵亦是救助世界的良方。助人是美好的品德,在這困境時期,大家不妨多行善事,有錢出錢,有力出力。如果可以為貧弱者多做的,那怕是捐一件衣服,或者是十元八塊,只要大家不吝嗇,雖然困境不能一時三刻地過去,總見人間有情,獅子山下的精神定能承傳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 聖誕已過,農曆新年將至,普天同慶的節日雖因疫情而失色,但科技的發達卻突破了空間和時間的限制,讓我們可以無時與無刻地跟家人、朋友溝通和聯繫。疫情改變了世界的運作,但無阻人間有愛,就讓我們在這逆境中,互相傳情,彼此互勉。我在此也祝願各位同學在牛年更加勤力,網課雖然辛苦,希望你們能仍能堅持下去,在不平凡的課堂生活中創造突破,我熱切期望在假期後可以開開心心地見到大家重返校園。